小猪视频App下载

强烈推荐:

绝辅等着那个耶畛风主,给自己弄出点响动来,可是一等再等,一连三天过去,风都没多起一缕。

“走吧!”

他朝二长老无源摆手,“这里……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

“大人……您……”

无源迟疑,大人在人族的身份,被妖缘和缚龙查到,如果不回阴风峡谷,万一在外面有什么,那可……

“嗯?我的事你也来管吗?”

绝辅带着杀气的眼睛,微微一瞟,震慑一众手下,“看好你们自己,别整天跟猪似的,没事的时候,多动动脑子。”

“是!”

无源和风主们吓得忙大声应是,等再抬眼时,眼前哪里还有绝辅?他们连他从什么方向离开的都不知道。

“……走吧!”四瞄一眼各方的时候,无源垂头又丧气。

一群无形之风,无声地来,又无声地走。

蕾丝女神桃花树下清新淡雅写真

……

洛夕儿从没想过,她出百灵战场,会这么顺。

域外馋风一族,只派了一个风主,还是刚冒头的时候,就被妖缘用一只小石盘,当场碾碎。

那一堆粉沫状的神核,让流烟仙子很是侧目。

“呵呵!这便宜得自洛小友。”妖缘深知三千城这些人都在心里腹诽他,笑呵呵道:“来,我们一人一半儿。”

他非常大方地把神核粉分了大半给洛夕儿,就是不给那些给他脸色看的三千城人。

“谢前辈!”

“这是你应得的……,”妖缘还是笑咪咪,“洛夕儿,有一点我们很相像,很多年前,我的化神天劫……也是苍龙火雷劫。”

洛夕儿一怔,这似乎只有纯火灵根的人,才有的异像天劫吧?

“不要以为,你进阶了化神,加入三千城,从此就高枕无忧了。”

妖缘摸出一枚玉简,“老夫当年,之所以进百灵战场,不是因为任务,实是……外面呆不得。”

“……”洛夕儿下意识接过他抛来的玉简,有些明白他的意思。

“火修士,是继光明法宝,对域外馋风破坏力最大的人。”妖缘很是感慨,“这玉简记载了所有我当初曾遭遇的死劫,关键时候,或许你可借鉴一二。”

“……”流烟仙子的嘴角抽了一下,“妖缘,你把我们都当成死人了?”

“呵呵!洛小友不可能像卢悦那般,永远不出三千城吧?”

妖缘一句话把她堵死,“老夫还没徒弟,洛小友……”

“她是我的徒弟。”流烟仙子忙忙截住,“夕儿,卢悦跟你说过这事吧?”

“是!”洛夕儿点头,“弟子洛夕儿,拜见师尊!”

跟谷令则一样成为这位大仙的徒弟,她没有一丝抵触。

三千界域后来能一直太平,没有域外虫怪再行下界,仙子和今天来接她的诸位仙人,都居功至伟!

洛夕儿拜下的时候,异常诚心。

虽然她本人不太喜欢做英雄人物,却不妨碍,她佩服这些人。

没有流烟仙子他们的坚持,也许三千界域早就没了。

没有卢悦的努力,那个一直隐于人后的‘大人’,不知还会引出多少风浪,杀多少人。

在三位祖爷一齐惨死大人之口的时候,洛夕儿就知道,她的血也可以是热的。

“起来!”

流烟仙子接过她双手捧上的一杯茶,非常高兴又收了一个如此冰雪聪敏的徒弟,“令则先行拜师,以后,她是你师姐。”

“是!”

“妖缘,多谢你对我徒弟如此厚爱。”流烟仙子马上朝他炫耀,“我也希望你能早日收得佳徒。”

“哈哈哈!”妖缘大笑,“听说卢悦有三个师父,流烟,我们分一分吧!”

什么?

流烟仙子对他的不要脸很无语。

“来来来,”妖缘再次送出一枚玉简,“这圣火决,我一直在完善,也一直想送人,可惜直到现在,也只看到你一个合适的。

别怕,不管你拜不拜师,这个……,我都想送给你,因为这世上,没有你更适合它,也没有它更适合你的功法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同是纯火灵根,连天劫都过得一样,再加上人家是大罗金仙,洛夕儿深知这玉简,对她有多重要,但是……

“拿着吧!”流烟仙子深深看了一眼飘在徒弟跟前的玉简,朝妖缘微笑,“徒弟我分你一半。夕儿,拜师!”

啊?

洛夕儿惊讶看向才拜的师尊,膝盖不知怎的,被一股柔力强行压下,紧跟着流烟仙子就帮她从壶中倒了一杯新茶,以灵力送到她面前,“快点!多一个师父多一个疼人,现成的好处,怎么能不拿?”

“……”发现三千城的人,全是一脸占便宜的喜色样子时,妖缘忍不住莞尔。

“弟子洛夕儿,拜见师尊!”

确定按下她腿的正是流烟仙子,洛夕儿亦是诚恳拜师。

“嗯!”妖缘接过茶碗,面色开始威严起来,“我与曾经的宗门早就分道扬镳,不提也罢,虽供职仙盟,可百灵谷自成一体,所以,算是自由之身,与你所在的三千城,不会有任何冲突。”

他首先安徒弟的心,安三千城众人的心,“在未进天仙之前,你就在三千城好好呆着,进阶之后,来百灵谷,我带你游历天下。”

“……是!”

洛夕儿从没想到,自百灵战场出来,迎接的不是暴风骤雨,而是两个这样的师尊。

……

收礼收到手短,直到过传送阵,站在浮屠峰前,她其实还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她的……全都是好的,卢悦的……

她去见她,会不会刺了她的心啊?

可是不见,绝不可能,近五百年的相伴……

洛夕儿强自压下万千心绪,以灵力轻撞了一下浮屠峰的阵门。

可是一等再等,没人给她开门。

“卢悦,我是洛夕儿,你给我开门呀!”

连喊了数句后,浮屠峰没有一点反应,洛夕儿无奈,又等了好一会,只能再以灵力撞阵门,这时候,她的力道不知加重(zhong4)了几重(g2)。

看到阵门嗡的一声,大力反弹回来,她也不知是松气好,还是提气好。

卢悦不给她开门,是因为她在自伤眼睛吗?

如果这样……

洛夕儿原本的满腔忐忑,开始变成揪心。

“夕儿,你果然来了,我等你有几天了。”半晌,为她开门的是苏淡水一脸笑意,“卢悦正在等你呢。”

她把师妹从锅里捞出来,可不容易了。

谁能想到,妖孽师妹,什么时候都是妖孽,居然死活不出锅。

要不是怕在最开始,吓着洛夕儿,她管她煮多久呢。

“……”

苏狐狸的笑太深,洛夕儿不知为何,心里有种毛毛的感觉,“她……她还好吗?”

“好啊!”苏淡水在她的表情中看出不对,很快收敛大半笑意,“不用怕,那丫头从小就别扭,要是给你什么气受,不用因为她的眼睛让着,只管反击回去。”

“……”

洛夕儿为卢悦掬一把同情泪的同时,心里才提的一根弦,又悄悄放下了些。

卢悦是苏狐狸引进逍遥门的,算同辈中对她照顾最多的人。她既然这样说了,说明卢悦那里的问题应该不是太大。

反正那丫头的别扭,她也很小就见识到了。

“没事,她现在心里不舒服,有什么……,我也会体谅的。”

洛夕儿在心里叹口气,自从朋友慢慢放下对父母对谷家的心结,就再没别扭了,现在这样……,能让她会尽量让着的。

“……”

苏淡水被她这么通情达理的话,给弄得嘴角抽了一下,“夕儿,你出来的时候,没遇到什么大战吧?”

至少洛夕儿的样子不像。

“没!域外馋风只有一个风主出来,我还没见着,它和它的亲卫,就被……被妖缘师父碾成粉了。”

妖缘师父?

苏淡水迅速抓住这四个字,停在半空中,看向她,“你拜了外人为师?”

她听师妹说过,流烟仙子会收洛夕儿为徒的,怎么现在会拜外人?

“我……我还拜了……流烟师尊。”

眼见苏狐狸面色转冷,洛夕儿忙把流烟仙子抬了出来,“我是先拜流烟师尊的,是……妖缘前辈的灵根和功法都太合我,师尊才在他刚提的时候,就答应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真是幸运!

苏淡水的笑脸迅速回暖,“恭喜!”这一次,她语气真诚。

“不客气,我还没恭喜苏师姐,成就仙位呢。”

“哈哈!那我们就不用再彼此恭喜了。”苏淡水的眉眼弯弯,“夕儿,你知道,我怎么这么快,就飞升上来的吗?”

“有……什么窍门吗?”

成仙好像没什么窍门吧?

不过算着时间,洛夕儿确实非常奇怪这位狐狸大姐,怎么会在时雨前辈和楚家奇之前飞升的。

“呵呵!”苏淡水做高深状,“法体同修的好处,你也知道吧?”

“嗯!”

装酒的容器越好,里面的灵酒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的品质变得更高更精纯。

同理,身体好了,存储的灵力,和灵力的活跃度也会更好。

这一点,修仙界的人,小猪视频App下载几乎人人知道。

只是能做到的,寥寥无几。

这不是因为其他,而是因为很多修士,吃不了体修的那种苦,再加上修体会浪费很多时间,生命有限,没几个人能舍得。

“我记是你和卢悦一样,都有修体是吧?”

“是!”洛夕儿的眼睛里,突然冒出了一点光,“苏师姐,当初大人陨在逍遥,他的死,与我的关系真的不大,我进百灵战场,其实是替……”

“你说的我都明白。”鱼已经上钩,苏淡水也不打算太钓着,“所以呢,我帮卢悦炼体的时候,也帮你准备了。”

啊?

“多谢苏师姐。”

远远的,跟着巡视傀儡,在浮屠峰里慢慢转的暮百,听到苏淡水这般忽悠洛夕儿,真想提醒一句。

只是……

那天她和逍遥子说,要去跟泡泡一起打江山,只有她走了,他才能问洛夕儿海霸的事,才能不假装傀儡人。

为怕自己忍不住提醒,暮百死死地咬着牙。

“不用谢,我还有事要求你。”

“……”洛夕儿心里一咯噔,“咳!苏狐……咳……师姐,我的修为还不足,能帮的,会尽量帮,不能的,你也不能勉强我。”

她差点就把苏狐狸喊出来了,幸好改口的及时。

苏淡水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,“放心,我是不会害你的,流烟仙子是你师尊呢,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天仙,可抗不住她老人家。”

灵昭大殿,细想今日得失的流烟仙子,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。

她就是想瞅瞅徒弟进浮屠峰看到卢悦的惊讶,才跟去一缕神识的,倒是没想到,还会看到另外的一场戏。

这个外号叫苏狐狸的丫头,明显是在挖坑给徒弟跳。

流烟仙子莫名的有些期待起来。

“瞧师姐说的,”洛夕儿才不受她的激,“师尊流烟仙子,做事向来公平公正,这是在整个仙界都有目共睹的。”

“呵呵!我就是随口一说。”苏淡水不跟她在这方面较劲,毕竟她说的就是事实,“求你的事,其实很简单,卢悦在炼体,你也要炼体,我希望你们能相互监督,按着我提供的方案来,不能减,可也不能增。”

说到这里,为了让洛夕儿甘受最开始的苦,她深叹了一口气,“你也知道,卢悦修炼起来有多疯,可是她现在这样,我反而更希望,她能张驰有度。”

“……”

洛夕儿从不怀疑逍遥门诸人对卢悦的好,一口答应,“你放心,我会看着她的。不过,苏师姐……”她很快想到了什么,“你不在这里,要到哪去吗?”

“嗯!我要去云梦山那边帮泡泡。所以,这里只能交给你。当然,我也跟逍遥子老祖说了,他每隔一个月,都会过来看你们,顺便看护这里的仙果植。”

老祖那眼神,其实很让苏淡水怀疑,他对浮屠峰的仙果植,兴趣更大一些,看卢悦二人,应该只是顺便。

“行!”

洛夕儿最后的一点疑虑都消去了,“浮屠峰真漂亮,卢悦住哪呢?”

如果可以,她其实想在这里也弄一个房间。

天幸图虽然好,但连着在百灵战场拼战五百年,她还是希望,能放松一段时间的。

“我在这,等你都要等急死了。”卢悦带着灵力的声音,从下方的一颗枫榕树下传来。

洛夕儿大喜,顾不得苏淡水,一下子就冲了下去。

不过,她冲到半截,又轻轻地停了下来。

流烟仙子迅速望向卢悦,还是一脸浅笑的女孩,此时头发微有些乱,赤着脚只穿了薄薄的天丝沙衣。

形象……

看样子被人照顾得很糟糕啊?

她忙望向徒弟,果然洛夕儿的眼睛已经有些红了,那怒中带愤的样子,让她忍不住抚额。

苏狐狸是狐狸,卢悦……可也是个狐狸啊。。。。